◆Anti-DX◆

【彈丸神狛摸魚狗】【少年寄葉小短褲】【一窟更比一窟寒】【死畫圖星人】【無營養話癆】

碼個昨晚/今早的夢,有點想畫成本兒可目測難度略高且不曉得這坑會排到幾時所以先碼著好了……(|||)


延續親家鬍老師設定的異常生物組——二次設定Vampire神xIncubus召,血腥暴力+R18G,設定可能比較獵奇,R18事實有但是沒有具體描寫(←反正文盲沒文筆),不知道是HE還是BE


召cubus的設定似乎是從現實世界“映射”到另一個"童話"世界的,和"這邊"的現實世界時間軸是平行的。

“Incubus”的存在是"永恆"且"唯一"的,但並不是指Incubus的"個體"是絕對的"不死"屬性,如果一個個體死去就會有另一個個體從平行世界映射成為新的Incubus。

“Incubus”只要有啪啪啪補充能量,即使受再重的傷甚至肢體截斷之類也不會死(雖然吃夢也可以補充但還是啪啪啪更快(畢竟不是所有時候都有夢可吃以及尤其是召老師這樣對希望/夢的"質量"有特別"執念"的個體www)所以召老師只吃神小孩的夢www)


召老師沒告訴過神小孩關於incubus是如何補魔和自愈的事,但過往每次不管神小孩多過分的邊吃邊拆,也都幸運使然or在召老師的誘導下順便啪了起來(...),所以每次召老師即使被拆得很慘也都能安全下壘ww,神小孩也順理成章的覺得這傢伙反正是“不死”的而且甩也甩不掉,于是就繼續越發不分輕重的放心邊吃邊拆了(……死小孩你這心有點略大啊||||)


結果有一次,神小孩拆得特別過分,把召老師胸口以下的內臟幾乎掏空了還用刀子刺穿了他的喉嚨和聲帶(召老師被拆時也不斷示著愛and說著一些灰暗的夢想希望論之類,神小孩覺得吵了(...)),且一直沒有啪只是神小孩單方面的暴食(....)。

召老師休克前似乎掙扎過解開神小孩的下半身試圖放進自己里面(…),but傷得太重沒什麼力氣還沒成功就暈死過去了。

半昏半醒的冥冥空間里召老師還自嘲了一句:「不知下一個“重生”的Incubus,是否還能如我一般"深愛"著你呢…   哈哈」


………………


然後場景一切換看到的就是被拆得不省人事的召老師掉回了“現實”世界的某節列車(列車有點老舊的機械感,內部是銹紅色的涂漆,磨損掉漆的痕跡也很多,露出銀灰色的金屬,地板是金屬網狀(←為毛記得辣麼仔細)))事後想想有可能是聖誕特快的那類型列車)上,周圍擁擁嚷嚷的人群里正好有認識這個世界的狛枝的人,很緊張的嘰嘰喳喳議論為什麼之前突然“消失”了、成為Incubus的狛枝會傷成這樣回來,要不要趕緊送醫院不知道還有沒有救之類blabla(召老師還是魅魔的樣子)


然後異常生物的世界里,神小孩發現召老師突然消失了於是也跟著“降臨”到了這邊世界的這條列車上(這個世界似乎是知道作為吸血鬼的神JJ和魅魔的存在並且都很懼怕神JJ的),剛下來的時候是降在了車廂第一節,神JJ還是披風ver(←之前海報的版本(((大概這兩天都在研究live2D的緣故,腦內這段神JJ降臨的動畫灰常的帥氣還自帶各種特技(…)),然後群眾一片驚恐和懼怕的驚呼尖叫著「吸血鬼降臨了是不是災難的前奏」blabla的,神JJ雖然一副冷冰冰的撲克臉可行動上還是很焦急的快速移動著尋找召老師(以及實體化后覺得披風在擁擠的人群里影響行動and似乎是不想給人類造成恐慌增加混亂,於是還很親民的取消了披風只換成了一套和披風同樣花紋的新西裝❤ and保留了披風的毛毛領(...).... ※嗯這裡需要註解一下神JJ的披風是聖誕的時候為了節日出行,召老師(強行)送給他的www)


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路疾走(…)到第六節車廂時候終於找到了虛弱的靠墻癱坐在地上的召老師,感覺到神JJ的氣息以後召老師似乎回復了點意識,艱難的挪了一下試圖爬到神JJ身邊可也幾乎不怎麼能動…

神JJ看到以後就大跨一步上前,單手掐著召老師脖子舉了起來,冷冷的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召老師說不出話,只是滿足的微微笑了笑,伸手無力的摸了下神JJ就又沒了意識。

然後旁邊的圍觀群眾(就是之前認識狛枝的人,好像還是未來機關的同事還是同學之類的?夢裡看不清臉而且似乎還好幾個人有男有女(…)終於忍不住了,冒著被吸血鬼幹掉的危險大斥神座說你把他喉嚨都切了現在又這樣掐著他,還讓人怎麼說話啊?魅魔沒有xxx(就是啪啪啪的委婉文雅點的說法然而忘了夢裡他是怎麼說的了;;;)的話是會死的你難道不知道嗎blablabla(嗯群演NPC好樣的www....以及為毛連NPC都知道的事神小孩會不造這是個謎(((()

神JJ聽了后,面無表情的立刻把舉著召老師的手放了下來,就勢把他拉過來深深的kiss了下去❤(召老師口邊還都是血),接著順勢把他壓到墻上另一隻手愛撫起了召老師的奇酷比www(雖然奇酷比下面沒多遠的地方軀干都是空的了嗯看著很瘆人ry…),於是召老師有了點醒過來的跡象還咳了幾口血,然後神JJ就把魅魔的雙腿抬了起來也不顧身後一堆不明真相的群眾的反應徑自啪了下去wwwww……



………



(場景切換)

列車停站,第一節車廂里,剛才那幾個群演的NPC對狛枝說「啊你到了麼?...不知為何總感覺好久沒見到你了,而且好像還做了個夢,看到你居然穿著黑色露胸的皮衣,大腿根內側還是鏤空蕾絲的神奇服裝,太不可思議了~」

狛枝對他們禮貌的笑了笑,什麼也沒說,把手插進外套口袋里安靜的走下了列車。

鏡頭稍微變焦移動,之後漸漸聚焦在了列車頭部,透過玻璃的反光隱約看到駕駛座上一個戴著車長帽、身穿制服的黑色長髮男人,目光移視了一下剛剛走下列車的那名灰綠色外套的乘客后,面無表情的啟動了列車…


-完-

评论(7)
热度(46)

© ◆Anti-DX◆ | Powered by LOFTER